基本面研究选手陈鹏扬的逆向投资之道 聚焦成长赛道

出处:香橙会|发布时间:2021-04-07 10:11

“投资对于我来说、既是一种运动、也是一种娱乐”--巴菲特。

无独有偶,博时基金权益投资GARP组投资副总监陈鹏扬直言已经把投资作为自己的第一爱好。性格乐观的他,享受爱好和工作完美结合,对投研工作非常投入与享受,他比较喜欢研究国内外不同公司的商业模式。

“始于兴趣,成在专注”,作为同时拥有卖方+买方投资经验的基金经理,陈鹏扬属于“研而优则投”的典型优秀代表,身为一个长跑投资健将,其长期业绩优异。

陈鹏扬目前管理7只基金,代表作是他管理时间最长的博时裕隆,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5日,陈鹏扬自2015年8月24日开始管理的博时裕隆基金已取得185.95%的任期回报。该基金还获得银河证券三年和五年期五星基金评级(数据来源:银河证券,20210305)。

基本面研究选手 擅长左侧交易

“若你不打算持有某只股票达十年、则十分钟也不要持有”--巴菲特。

作为纯粹的基于基本面研究来做投资的选手,陈鹏扬选择聚焦趋势向上的好公司,同时敢于左侧布局。

陈鹏扬,金融学硕士毕业,证券从业经验超12年。

陈鹏扬在2008年至2012年在中金担任A/H股汽车行业分析师,历任经理、高级经理、副总经理。2012年7月加入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负责零售、新能源、汽车、机械、安防等行业研究,自2015年始担博时裕隆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

“我的投资框架比较聚焦于企业内在价值的增长,因为股价是内在价值的反应,会有上下波动,但从中期趋势来看,一定是企业内在价值有成长,股价才会有相应的表现。”陈鹏扬表示,做投资对基本面比较看重。

其具体分析,影响投资收益主要两大因素:收益的来源,投资公司需要关注它内在价值处于怎样的增长斜率。5%和30%持续内在价值增长的公司,从3-5年中周期的维度来看,他们在股价上的表现肯定会不一样,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强调要聚焦在这个成长赛道上最核心的一个原因。

第二个影响收益率的因素就是买入的价格时点,“在我自己整体的一个投资风格里面或者操作上会体现出一定程度的左侧的这个特点,那就是我们希望买的时候能买的这个价格更合适一点。”

“真正适合投资股票的时机是趁大多数人还未注意股市动态时”--巴菲特。

陈鹏扬敢于去做相对逆向的投资,敢于在左侧布局,即“在市场下跌的时候敢于买,涨过头了也要敢卖”。

“做相对逆向的投资”,陈鹏扬表示,所谓逆向投资不是要逆产业发展趋势,主要是指强调跟市场的短期的情绪面,以及可能产业层面,一个比较小周期扰动的层面,来做一个偏逆向的一个操作。“比如,一个产业如果发生短期的一个小的经营周期的调整,使得整体估值或者股价达到了对我们有吸引力的状态的时候,我们会比较强调要通过逆向的方式去忍受一定时间的左侧波动,去获得更好的收益。”

陈鹏扬表示:“尽管强调在长期趋势性较强的产业中挖掘机会,但这些行业有可能短期内还是会受经营波动影响,在不影响中长期竞争力的情况下,愿意进行左侧布局并忍受一定时间的波动,来获取未来的收益机会。”

陈鹏扬分析,左侧交易主要分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从时间方面来看,“实际上我们希望这个左侧不要领先太久,就把这个时间的维度控制在半年到一年以内的水平,这也是过往摸索下来的,从基金经理的个人性格以及从产品的属性来讲,可能更匹配的一个时间的维度”。

空间的维度是指个股就组合整体处于左侧资产的一个比例,我们希望控制在30%左右,观察到有明显右侧的指标出现的时候,再去加仓这样一个策略。

陈鹏扬也表示,目前交易策略可能用左侧布局,然后趋势加仓的策略可能会更合适一些。

聚焦成长赛道 兼顾估值均衡配置

“成功的投资在本质上是内在的独立自主的结果”--巴菲特。

陈鹏扬在投资思路中定位于挖掘趋势向上的好公司,而对于什么是好公司,他认为关键点是“能够在某一个赛道上形成比较优势格局的公司”。在具体维度上,这类公司一是会有比较好的商业模式,在这个模式下能产生高质量的现金流回报;二是在品牌端、资源端、渠道、研发、成本控制等一个或多个环节中,具备比较强的壁垒;三是拥有优秀的企业管理层和顺畅的管理机制;四是具备坚定的大战略方向,而且没有可预见的系统性风险。

在权益投资方面,陈鹏扬拥有自己独特的成长投资体系,注重估值和成长相互匹配,可以概括为一低三高一均衡,其中,一低为估值低,两高为强调在高景气的赛道中寻找高成长的个股,并保持高集中持股,一均衡为行业均衡,然后注重整体的安全边际与性价比。

陈鹏扬表示,在这个组合的构建上,行业层面整体比较均衡。“即使我们最看好的这个行业,我们基本上单一行业的风险暴露希望控制在20%以内”。陈鹏扬解释,过往这10多年的从业经验,我们发现如果单一行业的风险暴露过大,其实组合很容易发生暴涨暴跌,可能会给持有人带来不好的体验。

行业均衡,但是个股持仓会相对聚焦一些,胜率会高一些。“每只个股我都要去做深度的基本面研究,这就需要花费比较多的时间和精力,那就天然的注定了不可能再在广度上面也同时去兼容”。

除此之外,陈鹏扬还具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回撤控制能力较强。

从过往产品的净值波动的情况来看,博时裕隆在2018年全市场普跌的极端行情中仅回撤-8.21%,同期上证综指-24.59%。这正体现出陈鹏扬在市场极端下跌行情中能够守得住,抗住跌,展现了优秀的回撤控制能力。

对于回撤,陈鹏扬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与方法。回撤控制,陈鹏扬分析,可以主要从三个维度,大类资产配置,行业配置和个股流动性的维度来看这个问题。

从大类资产配置角度来看,主要体现在仓位控制,博时优秀的投研团队会持续去跟踪研究不同类型的大类资产的风险收益率情况,然后在风险收益比最好的资产上去放最多的头寸。

从行业配置这个维度来看,博时投研团队会控制单一行业持仓比例,降低单一行业的风险暴露,尽量避免出现比较剧烈的波动。

第三个从个股维度来看,比较强调左侧定价的能力,所以也会对个股的基本面有一个比较详细的研究和跟踪。

A股经济层面展望较乐观 看好新能源创新药等板块

对于当前A股市场,陈鹏扬分析,经济层面展望较为乐观,国内在疫情修复下经济仍处于上行通道,国内较多产业呈现出全球竞争力较快提升的态势,产业升级、企业盈利有望取得较好表现。

但是反观国外,海外可能在今年二三季度左右会出现疫情控制后的一个修复。

陈鹏扬认为目前市场结构分化明显,通过自下而上精选个股,坚守基本面研究和估值体系,在部分行业中仍能找到较好的投资机会。

从产业层面目前会更关注两类机会,陈鹏扬表示,第一类比较典型的就是竞争力提升的企业,这类企业主要是在全球范围内可以得到一个提升。“其实这两年看到很多案例,像一些高端装备公司,在逐步实现进口替代,并参与全球竞争,甚至在一部分的新兴市场已经开始具备很强的全球竞争力”,陈鹏扬补充表示,目前一些创新药的公司,也正在演绎类似的逻辑。

第二类从产业层面,有一部分新兴产业可能达到了向上突破的拐点,开始对传统产业呈现出加速替代,或者加速承接价值转移的趋势。例如,新能源车其实正在发生类似的趋势。那现在来看,像新能源、像风电,其实也在强化这种趋势。

陈鹏扬补充表示,今年A股投资机会将主要来自于估值在合理区间的成长类方向,以及部分低估值但有结构性成长逻辑的子行业。

发稿:常银玲

*本文信息仅供参考,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 微信互动xch-club 上海站电话:+86-21-2021 9988 北京站电话:+86-10-5799 5701)